糯米小說網 > 惹火小妖妃:皇上,壞透了! > 第557章 番外大結局
    容顏不明白他那句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在她以為他還會像以往一樣對她愛答不理。

    可是自從太醫診治她懷孕了之后,他便隔三差五地來凰宮照料她。

    其實也算不上照料,只是來看看她罷了,安胎藥什么的還是由宮女代勞,他只是在一旁看著而已。

    即使這樣,容顏都覺得每日能夠看到他真是太好了,這個孩子懷的可真是時候!!

    照這樣下去,他們之間的隔閡,過不了多久便會消失了。

    日子便這樣不知不覺地安穩過了半年,直到她快臨盆時——

    玄湛突然便對她親近了,從偶爾地扶她一下,到如今從身后抱住了她嬌小的身子,低醇地在她耳邊輕喃,“顏兒,太醫說你這幾日便快生了。”

    從他嘴里喊出來的顏兒,讓容顏格外心動,她低頭傻傻甜笑道,“真的嗎?我有點緊張呢,不知道生出來的會是個男孩……還是女孩?”

    玄湛緩緩瞥過她的笑意,寒眸也溫柔了許些,“龍鳳胎最好。”

    “那會很辛苦吧?”容顏有點害怕,自己那么小的肚子里哪里能裝得下兩個小孩子啊。

    “也罷,那便要男孩。”玄湛親了親她的耳,他的整個天下,還需要一個人來繼承,自然需要皇子。

    見他如同小時候一樣將她捧在手心里寵著,容顏喜極而泣,她知道她終于等到這一日,等到他釋懷她與無疆所發生的事了。

    ……

    容顏臨盆那日,據說孩子先出來的是腳,差點難產,整個皇宮都亂了。

    就連守在屋外的玄湛都臉色慌亂了,終于不顧忌諱地闖進屋內,握著她的手,一直陪著她身邊,才讓孩子平安誕生下來。

    最終母子平安,連產婆都說是皇上的功勞。

    因為容顏看到他,便有極力生存的谷欠望,否則若是難產那可是一尸兩命。

    孩子產下來后,容顏沒有第一時間看到。

    最后才從玄湛口中得知是個男孩,她氵顯著臉龐笑了,因為是他想要的,她便覺得值得了。

    自從孩子誕下后,玄湛對她的照顧更加無微不至。

    所以,容顏那虛弱的身子,才會不到一個月便好起來了。

    她覺得她便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

    因為玄湛除了國事,便是時時刻刻陪著她,而他忙著國事的時候,又有小玄湛陪著她,她能不知足嗎?

    再不知足,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了!

    后來,他將小玄湛賜名為玄覓,寓意為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

    **

    三年后。

    一直以長公主的身份待在玄湛身邊的容顏,其實并無索求,可是她沒想到,這年玄湛突然下了一道圣旨。

    封后圣旨。

    這一舉動,讓整個天下震驚了,畢竟長公主和皇上乃是有血緣關系的,豈能為皇后?

    只是容顏更沒想到的是,玄湛下了另一道皇榜公告,告知天下他與長公主并無血緣關系,還當眾滴血認親,這一結果讓整個天下沒人再敢說一個不字了。

    唯一對這結果感到震驚的,大概便是容顏。

    她的情緒復雜,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但有一點,她一定要找玄湛問清楚。

    但即使她不找玄湛,他也命薛公公來告知她,“今日皇上要帶皇后去一個地方,皇上說去了,皇后想知道的便一切明了。”

    隔日。

    容顏懷著復雜的心事,與玄湛坐馬車離開皇宮,去了一個從未去過的地方。

    玄湛眸色溫柔地道,“這里是姚山。”

    “姚山?”容顏不解地問,“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來見兩個人。”玄湛沒有說透,只是緩緩勾起了菲薄的唇,望著她的眼神都是充滿愛意和滿足的。

    被他這么看著的容顏有些羞赧,便沒再追問下去,反正他說過會告訴她一切的。

    直到馬車停了下來,玄湛才掀開馬車的簾子,面前是姚山的桃花林,美景不勝收,他低嗓撩人地徐徐道來,“這里確實是隱世的好地方,難怪他們在這里一待便是十幾年。”

    聽罷,容顏更加疑惑了,“他們……是誰?”

    “顏兒,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何與你沒有血緣關系嗎?”玄湛卻岔開了話題,深深凝著她,“因為我不是容戰,當年凌妃派人追殺容戰,而玄燁派人救容戰,陰差陽錯間將我救了,而真正的容戰已經死了。”

    “你……”容顏臉色微白地凝著他,“那你真的是殺了我父母的……仇人?”

    她雖然很愛很愛他,可是她不能當做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是。”玄湛望向她,看著她小臉毫無血色便不忍地立即低聲道,“我當時確實是冒充了容戰,差點害死了你父母,不過最后我放了他們一條生路。”

    雖然當時容檀已經身中多箭,但他身上的鎧甲頂去了一半,再加上他將兩人送到了姚山的崔大夫這里,若是連崔大夫都救不了容檀,那恐怕這世上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

    所幸,崔大夫最終還是保住了容檀的性命,只是他依舊昏睡了很久,蘇初歡一直在他身邊無微不至地照顧他,便在一年后,皇天不負有心人,沉睡了一年的男人終于醒過來了。

    容顏聽罷愣在了那里,這時,桃花林旁傳來了一個明媚慵懶的女人聲音,“容檀,我都說了這個衣裳不是這么晾的,你怎么這么笨?”

    “現在嫌我了,嗯?”男人從身后抱住了那女人,低磁地輕撫過她腰部。

    “癢,討厭!”女人嬌嗔了一聲,試圖推開他。

    可是兩人一來一去的掙扎間,將晾衣架都推倒了,氣得女人小臉通紅,與那男人生著悶氣。

    男人便一直哄著她進屋了,那模樣仿佛一對摯愛的夫妻,光是看著都覺得幸福得羨煞了。

    容顏這才收回了視線,低啞問,“你說他們是我父母?”

    “嗯,你會恨我對你父母所做的一切嗎?”這個原因便是玄湛一直的心病,他深深凝著她,深怕她不再愛自己一樣的患得患失。

    不知道過了多久,容顏才抬手撫過他的臉,溫順地低濡道,“我是恨你,不過你若用一輩子陪在我和玄覓身邊,我……我就原諒你了。”

    話音剛落,容顏猛然被他摟入了懷里,深深吻了下去。

    很快,馬車里發出了如貓泣的媚吟,即甜膩,又幸福。

    ……

    與此同時——

    一座寺廟內,一個青衣和尚正好挑完水回來,便聽到了屋內小娃的哭聲,他俊眉一皺,連忙快步走了進去。

    望著床榻上那哭醒的小女娃,咬著自己小手指,委屈地凝著他,才三歲的她已經眉目微成,越來越像他心目中最愛的女人了。

    青衣和尚目光溫和地走進去,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餓了?”

    “餓死了,你去哪里了嘛!”小女娃已經會說話,而且很依賴他的樣子。

    “給你挑水做飯了,別哭了。”青衣和尚抬手輕輕替她擦去了眼淚。

    小女娃才心滿意足地抱住了他,“無疆真好,我最喜歡你了。”

    沒錯,這個青衣和尚便是無疆,他望著她的神情透著一絲光芒,仿佛心里的空洞,因為她而漸漸被填滿了。

    佛曰一切世界始終、生滅、前后、有無、聚散、起止,念念相續,循環往復,種種取舍,皆是輪回。

    ——全文完

    (關注新書可加群:622864241)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