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 > 第1666章 全文劇終(完)
    前任國師接到消息,趕回來看見的便是云夢天上堆疊成山的尸體。

    鮮血一路蜿蜒而下,仿佛重現當年的景象。

    “老國師!”

    “您快制止她!”

    “她有魔神相助,我們都不是她的對手。”

    上去一個死一個。

    前任國師已經年邁,蓄起了長須,白衣飄飄,頗一看還有幾分仙風道骨。

    明殊身上沾著不少血,不知道是她的還是別人的,立在云夢臺上,如被血侵染過的瞳眸,緊緊的盯著他。

    前任國師揮手,四周安靜下來。

    “長公主。”前任國師叫一聲:“你這是何必呢?逝者已去……”

    “逝者已去,所以我更應該為他們報仇,不然誰還記得他們的冤屈。”

    “……”

    “你來得正好。”

    風聲漸起,帶著濃郁的血腥氣席卷向皇城,天邊烏云遮天。

    -

    云夢臺那一戰,持續三天,無數的人涌上去,想拿下那個宛如惡鬼一樣的人。

    然而結局都是將命丟在云夢臺。

    老國師受了重傷,被人護在后面。

    “不好了……妖魔……妖魔突然暴動!!”

    這個消息如龍卷風一般,傳遍整個云夢臺,乃至于整個皇城。

    他們在這里圍剿明殊,無數的人被叫回來。

    妖魔聞風而動,瞬間就拿下那幾座城池。

    大家慌忙讓人抵抗,然而妖魔數量眾多,好些人又丟命在云夢臺上,大陸危矣。

    “老國師,這事是不是和她有關?”

    她身體里可是魔神,妖魔都是聽她的。

    老國師也微微皺眉,當年如果不是因為魔神,也不會鬧成今天這樣子。

    他本以為在沉冥淵中,她會再無出頭之日,可沒想到,她不但回來了,還帶著一身詭異的能力回來。

    老國師上前:“長公主殿下,妖魔可是你召來的?”

    “不是。”明殊道:“我和妖魔沒有任何關系,我身體里也不是魔神。”

    老國師微微瞪大眼:“不可能……”

    明殊冷笑:“沉冥淵萬物盡滅,即便是妖魔下去,也活不了。我為什么能從里面出來,你沒想過嗎?”

    “如果不是魔神是什么?”老國師喃喃一聲,當年他是親眼所見,尸山血海中,被妖魔圍起來的魔神。

    它不可能不是魔神。

    “長公主殿下,不管如何,現在最重要的是抵抗妖魔。”老國師突然道:“妖魔若是侵占大陸,整個萬鏡界都危險。”

    “關我什么事?我巴不得他們把你們都殺了。”

    “長公主!”

    “我是回來復仇的啊,國師。”

    明殊聲音幽幽的,有些滲人:“你們殺我父母,殺我親人,還想我此時去關心大陸?”

    國師和明殊談不攏,他們想剿滅她是不可能,國師見她也沒有離開云夢臺的意思,趕緊讓人去抵抗妖魔。

    國主還被他扣在云夢臺上,此時也沒死,被鮮血澆了個遍,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這次妖魔攻打速度,明顯比千年前那次更猛。

    他們迅速的往云夢臺的方向過來,像是這里有什么東西在召喚他們一般。

    留守云夢臺的人痛恨明殊:“還說不是你召來的!”

    “你們覺得是那就是吧。”

    “你就是個魔鬼!”

    明殊微微揚起唇角,笑容張揚邪肆。

    魔鬼……也是你們逼的。

    如果她的父母還活著,就算讓她一輩子待在沉冥淵,她也愿意。

    只要他們活著……

    她就這么簡單的愿望。

    妖魔很快逼近皇城,這下那些老祖宗們也坐不住,紛紛現身,將妖魔抵擋在皇城之外。

    明殊在云夢臺上,可以看見城外密密麻麻的妖魔,無窮無盡。

    “他們是沖你的?”明殊問那個聲音。

    “……你這么使用我的力量,他們肯定發現了。”那聲音沒有否認。

    “你這么受妖魔歡迎?”

    “不止妖魔,如果你面前這些人知道我是什么,他們也會趨之若附。”那聲音冷哼。

    “靈……到底是什么?”她從來沒聽過。

    那聲音沉默一會兒:“萬鏡界形成的時候,有天道生成,主宰這個世界。而我是萬靈化身,如果長成……天道也奈何不了我,天道就是要抹殺我。你要記住,不管是誰,都不能相信,從今天開始,他們都是你的敵人,直到你走到無人撼動的高度,彼時天道也拿你無可奈何。”

    “不過……”

    “再此之前,你若是輸了,就會萬劫不復。我將一切都壓在你身上了,明殊,不要心軟。”

    明殊看向陰沉沉的天空。

    心軟……

    她親人都死絕了,對誰心軟?

    這些人是她的仇人。

    -

    妖魔攻城,目標是云夢臺,在他們眼中,明殊是魔神,定是她招來的這些妖魔。

    大家都覺得不能讓妖魔和明殊匯合。

    可當第一個妖魔突破防線,上到云夢臺的時候,不是臣服于她,而是攻擊她。

    一只兩只,一群都是如此。

    如飛蛾撲火一般,赤紅著瞳孔,撲向云夢臺,仿佛她身上有什么吸引他們的東西一般。

    即便是在云夢臺上他們,都被自動忽略……

    “怎么回事?”

    “是不是內訌……這些妖魔,不想魔神出世?”

    “不對,會不會是陰謀?”

    “怎么可能,你看死那么多妖魔了……”

    大家面面相覷,現在情況有些復雜,他們也不敢動,妖魔雖然忽視他們,但是他們一動,妖魔就會攻擊他們。

    “這些妖魔好像失去理智一般,她身上有什么東西吸引了他們……”老國師道。

    “什么東西?”

    “不就是魔神……難道他們想搶魔神?”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老國師思索一陣,想了個辦法,先從云夢臺撤離,將明殊留給他們。

    “老國師這樣不好吧,萬一這些妖魔使的障眼法怎么辦?”他們豈不是讓魔神和妖魔匯合了?

    “這些妖魔情況不對。”老國師道:“他們好像不是來匯合的,更像是……”

    來殺她的。

    如果真的是來殺她的,他們可以等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再動手,現在他們要保存實力。

    老國師威望高,他都這么說了,其余人各自對視幾眼,遵從老國師的話。

    至于被明殊抓住的那些人,他們此時已經顧不上了。

    妖魔數量太多嗎,自身都難保。

    仿佛全萬鏡的妖魔都出現了。

    云夢臺上烏泱泱的全是妖魔,其余人都龜縮在皇城的另一邊。

    妖魔有主目標,對他們就忽視多了

    本以為云夢臺上的明殊會和妖魔打起來,可結果出乎意料,妖魔突然離開云夢臺,開始對其余人下手。

    “老國師!這怎么回事?”

    “難道她已經死了?”有人猜測。

    “不可能!”之前他們那么多人都沒奈何她,而且魔神在她身體里,她怎么可能死……

    如果當初可以殺掉魔神,老國師也不用將它封印在她身體里。

    “也許是妖魔將魔神逼出來了……”有人道。

    這倒不是沒可能,他們對魔神的了解,到底沒有妖魔來得多。

    妖魔也許有辦法,將魔神從她身體里逼出來呢?

    “怎么辦,妖魔跟打了雞血似的,看到人就殺!”

    “各處的人都要抵擋不住了。”

    以前妖魔惜命,打不贏會跑,現在這些妖魔,不管不顧的動手。

    “先想辦法沖出包圍圈,和其余人匯合。”老國師最后下了一道命令。

    皇城被妖魔圍困,外面的人進不來,繼續被困在這里,就是死局,必須先沖出去。

    -

    云夢臺上,明殊站在血污中,眺望下方皇城。

    這個皇城,曾經是她父皇盡心盡力守護的皇城。

    可是換來的是屠殺。

    “父皇,母后,辛玉哥哥,明曦……欺負你們的人,一個都跑不掉。”

    她的聲音散落在風中。

    她身后跪著不少妖魔,個個瑟瑟發抖,恨不得找個地方鉆進去。

    明殊轉身看向他們:“從今天開始,我便是你們的主人。”

    有些妖魔不服氣,貪婪又兇惡的瞪向她。

    明殊揮手,那妖魔還沒來得及說話,瞬間消失在空氣中。

    明殊冷笑一聲:“既然知道我身體里是什么,就應該知道,我掌控它的力量,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

    妖魔們抖得更厲害:“吾主萬歲。”

    “吾主萬歲。”

    “吾主萬歲。”

    皇城之內的所有人都聽見了從云夢臺上傳來的聲音。

    妖魔認主……魔神、魔神真的降臨了!

    -

    萬鏡永成三十年。

    皇城淪陷。

    萬鏡永成三十二年。

    明殊帶著妖魔橫掃三洲十郡,整個萬鏡被妖魔侵占,人族危矣。

    據說有人曾將她殺死過,可不過頃刻,她就會活過來,還會帶來更可怕的力量。

    那是他們從未見過,卻又不得不畏懼的力量。

    魔頭!

    她是真正的大魔頭!

    殺不死的大魔頭!

    萬鏡永成三十三年。

    明殊于皇城登基稱皇,年號,明安。

    陰冷潮濕的地牢中,老國師衣衫襤褸,被鐵鏈鎖著,對面關著不少人,有明氏一族,所謂的老祖宗,也有明氏皇族。

    遠處有妖魔過來,打開牢門。

    老國師被壓著出來,其余人也紛紛被帶出。

    他們被抓起來后一直關在這里,外面的人試圖營救他們,可每次都失敗。

    那個人……

    在這將近千年的時間里,成長到讓人恐懼的地步。

    他們被帶到皇室祠堂。

    明殊穿著白底紅紋的衣裳,站在祠堂前。

    “跪下!”

    “都給我老實點!”

    妖魔將帶來的人,紛紛往地上壓,不服氣的直接動手打,直到跪下去為止。

    明殊轉身,少女面帶微笑:“各位,又見面了。”

    “魔頭!要殺要剮你直接來,我不怕你!”某個男人梗著脖子吼。

    明殊點頭:“別急,都會死的。”

    妖魔給明殊搬了椅子來,她順勢坐下。

    “國師,你可后悔?”明殊看向最前方的老國師。

    老國師面色憔悴,他抬起頭,沾滿血污的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不曾。”

    “鏟除魔神,維護萬鏡,是我職責!”老國師擲地有聲。

    明殊抿著唇角笑,聲音輕輕的:“你真以為我身體里的是魔神?”

    這話讓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魔神是什么?

    “不可能!”

    “如果是魔神,我怎么能從沉冥淵上來?如果是魔神,妖魔為何想殺我?”

    沉冥淵,生靈盡滅。

    魔神和創世神不同于他們,殺不死,所以才會想到扔到沉冥淵中。

    她只是一個普通人類,即便依靠魔神的力量活著,也不可能從沉冥淵上來。

    這件事,他們一直沒想明白,只覺得可能是魔神有什么他們不知道的能力。

    至于妖魔殺她……

    這件事也很好解釋,她身體就算有魔神,可也是一個人類。

    妖魔怎么會讓一個人類,成為魔神的載體。

    可現在明殊告訴他們,他們也許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魔神和創世神同時隕落,根本沒有再復活的機會。”明殊的聲音傳到所有人耳中:“你們自以為的魔神,從來就不是魔神。”

    老國師緊盯的明殊,仿佛是在判定她說謊一般。

    明殊抬手,靈氣在她指尖飛繞,整個祠堂的靈氣都充裕起來,他們仿佛暢游在靈氣的海洋中,身上的疼痛消失,傷口似乎都在愈合。

    老國師瞳孔微縮,靈氣不會親近妖魔……

    就在眾人覺得舒服的時候,凌厲的氣息襲,眾人猛地驚醒,四周步子何時漂浮著無數銀針……

    不,不是銀針。

    是靈氣凝聚起來的靈針。

    眾人錯愕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少女,裙擺垂落,無風自動,她手指尖跳躍著幾簇靈氣,像頑皮的孩子,繞著她飛行。

    魔神怎么可能如此操控靈氣,即便是一些老家伙,都做不到如此。

    此時少女給他們的感覺,就是融進了靈氣里,她就是靈氣的一部分。

    這景象太詭異了。

    “現在你們還覺得我身體里是魔神嗎?”少女聲音響起,靈針盡散,空氣流通起來。

    在場的人沒人說話。

    他們之前能篤定,可現在……

    他們不確定。

    “不是魔神……那是什么!?”角落的某個人哆嗦著問。

    “你還沒資格知道。”

    “……”

    老國師神情愣怔,目光發直,明殊叫他兩聲,焦距才定在明殊身上。

    “老國師,你有什么話說嗎?”

    老國師定定的瞧明殊一會兒,唇瓣蠕動一下,許久才有聲音發出:“你要殺了我們為你的父母報仇,可以,當年的事,是我主張,我一人承擔,和其他人沒關系,你……放了他們。”

    “放?”

    明殊好笑,笑容諷刺又涼薄。

    “這話你也說得出口?”

    “長公主,你有怨怒沖我來。”老國師道。

    “當年我讓你沖我一個人來的時候,你怎么沒有同意呢?”明殊歪了下頭,笑容燦爛。

    她當初那么求他,她愿意放棄一切,只要他放過她的親人。

    “你們當初誰聽我的了?你,你……”明殊指過的人紛紛垂下頭,不敢看她:“還是你啊?我求你們的時候,你們聽不見嗎?國師,你真是好笑。”

    “明殊,當初我們也是為了大陸!”

    明殊斂了臉上多余的情緒:“現在我也是為了給我父母報仇。”

    “……”

    “那件事我沒參與,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都是他們策劃的。”其中一個明氏皇族忍受不住這樣的場面,開始求饒。

    “我也不知道,明殊,長公主……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件事都是太上皇策劃的。”

    “對,是他策劃的,是他威脅我們,如果我們不聽他的,他就讓我們陪葬,我們不想死。”

    “長公主殿下饒命。”

    明氏皇族當年活下來的人,一個個的開始求饒。

    太上皇——前任國主。

    當初就是他建議,國師殺掉她的父母,六百三十九條人命。

    而此時這位太上皇,也在人群中,明殊讓人將他帶上來。

    年邁的太上皇,和當年那個意氣風華,勝券在握,要將她父母一脈斬草除根的男人,完全不一樣。

    此時的他,狼狽不堪,甚至透著幾分可憐。

    皇城破的時候,他想和人跑,結果被明殊帶著妖魔給堵住了,一直被關在地牢中。

    直到明殊拿下三洲十郡,登基稱皇。

    當年國師將魔神帶回來的時候,就是他一路陪同,甚至明殊假死,被國師帶走,也是他一手策劃。

    他一直野心勃勃,想要的不僅僅是一個王位,而是至高無上的皇位。

    當時明殊是唯一的繼承人,利用魔神一事,順利除掉她。

    沒曾想明殊竟然回來了,還被國主得知真相。

    他覺得不能再等下去,于是利用魔神一事,順理成章的逼宮。

    這么多年,他暗中結黨營私,加上有國師相助,逼宮順利得讓他都意外。

    “我還得叫你一聲六皇叔。”明殊道:“你可是我父皇的親弟弟,你晚上不會做噩夢嗎?”

    太上皇渾濁的眸子看向明殊,滿是皺紋的臉上,依稀還能看見往日的風采。

    他緩慢的吐出幾個字:“成王敗寇,勝者為王。”

    他從不后悔當初自己做的選擇。

    “好。”明殊手指在椅背上敲了下:“好一個成王敗寇,勝者為王。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和你們廢話。”

    明殊招手,妖魔端著托盤上來。

    老國師忍不住出聲:“長公主殿下,你當成要枉殺這么多人?”

    明殊笑了下:“你覺得是那就是吧。”

    老國師深深的看她一眼:“你父皇母后,也許并不希望你手染鮮血,長公主殿下,你以后會后悔的。”

    “絕不。”明殊語氣堅定:“就算殺了你們我會死,你們今天也必須死。”

    在她眼里,這些人一點也不無辜。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們都背叛了她父皇。

    背叛帝王,當誅。

    “哈哈哈哈……”

    太上皇大笑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太上皇!”

    毒酒頃刻斃命,太上皇連最后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老國師嘆口氣,接過毒酒:“長公主殿下,大陸百姓是無辜的,希望你能放過他們。”

    明殊不置可否。

    老國師搖搖頭,他已經管不了這個大陸了。

    兩個分量中的人都相繼殞命,其余有點血性的,也一口飲盡毒酒。

    而那些貪生怕死的,嚎啕大哭,不愿喝毒酒。

    最后被妖魔按著,全部灌進去。

    祠堂外橫七豎八的躺滿人。

    明殊起身,走進祠堂,點上香,恭敬的跪下。

    “父皇,母后,辛玉哥哥,明曦,你們的仇我替你們報了,我知道,也許我已經成為一個你們討厭的人,你們不希望我變成這樣,可是……對不起,我只能這么做,我恨他們,他們必須血債血償。”

    明殊磕了三個頭,頭也不回的離開祠堂。

    “去祖地。”

    -

    明氏祖地,活著的老祖宗們都會選擇回到祖地,明殊到的時候,還活著的三位明氏祖先已經等在入口。

    這三位明氏祖先已經出過山,和明殊動過手,只不過不是她的對手,回到了這里。

    明殊站在外面,和他們遙遙相望。

    “我就問一句話。”明殊揚聲:“當初是不是你們授命斬殺我父皇母后!”

    “是。”其中一位祖先應聲:“你身懷異靈,本就不該存活于世。”

    異靈……

    “你們知道我身體里不是魔神?”

    “是。”

    “我難道不是明氏一族的孩子?”

    “是。”

    “身為先祖,你們就是這么對自己的后輩?你們明知是國師不顧我的意愿,他才是罪魁禍首,你們卻殺了我父母,就是為了所謂的斬斷我在這個世界上的念想?”

    “孩子,你還太年輕,很多事情都不懂。”某個先祖嘆氣。

    “你們從來沒給機會,讓我懂。”

    “……”

    “孩子……”

    明殊不想聽他們說,轉身離開:“你們明氏先祖,我不會對你們做什么,從今以后,你們就守著祖地吧。”

    “孩子!異靈留不得!”

    先祖的聲音被陣法隔開,明殊回頭看去,祖地已經呈現一片虛無。

    異靈留不得……

    “你會怎么做?”那聲音突然響起。

    “曾經有人教我是非對錯,教我護佑大陸,可是有一天有人用行動無情的告訴我,是非對錯并不重要。”

    明殊眺望遠方,眸光深邃幽遠,像透過虛空在看什么人。

    “我不會背叛你。”

    在這片天地下,明殊對它許下諾言。

    明殊身體被光包裹,一團雪白的團子突兀的出現在她身邊。

    “哎,終于出來了!”團子舒服的伸展著四肢,隨后啪嘰一下撲到明殊臉上。

    明殊將它抓下來,小小的一團,毛茸茸的手感,非常舒服。

    “你就是魔神?”

    “都跟你說了,我不是魔神!”小團子不滿:“誰是那種低等生物。”

    “……魔神和創世神齊名,低等生物?”

    “哼。”小團子傲嬌的哼一聲:“他算什么。”

    明殊不是第一次聽見它對魔神的不屑。

    “你怎么出來了?”

    “誓言呀。”小團子黑寶石一般的眸子盯著明殊:“你對我許下誓言,所以我就能出來了。”

    明殊:“……”這是什么操作?

    小團子扒拉下她手指:“你餓不餓呀?”

    明殊摸摸肚子,好像有點餓。

    剛才她明明不餓的……

    -

    明殊將當初參與過云夢臺的人一個一個找出來。

    大陸上便流傳出,新任國主是個魔頭。

    雖然這話也沒錯……

    畢竟她可是帶著妖魔大軍,這不是魔頭是什么?

    人類占據這么多年的大陸,現在已經被妖魔侵占,他們此刻是大陸的主人。

    人類不斷聯合力量,對明殊發起進攻,想將大陸搶占回去。

    但最后都以失敗告終。

    明殊這個國主坐得穩穩當當。

    當然有人樂此不疲的造著反,雖然最后都被妖魔給鎮壓下去。

    人類要有血性,不能自己臣服在妖魔之下。

    這是大陸上的某些口號。

    明殊帶著妖魔橫掃幾個比較大的造反勢力后,整個大陸似乎就安靜了下來。

    不過妖魔襲擊人的事,也時常發生,就算明殊下了令禁止,也會有妖魔偷襲人類。

    “主人,不是我們想吃人,我們餓啊!”妖魔集體訴苦。

    “是啊主人,一頓不吃餓得慌。”

    “餓瘦了,連對象都找不到。”

    明殊揉了揉額頭:“你們之前不吃,不也好好的?”

    “……整天看著一群活蹦亂跳的食物在面前蹦跶,主人,我們控制不住自己。”妖魔委屈。

    他們和人類本來就是天敵。

    就跟人類吃魚,吃肉一樣,他們不一樣在傷害生靈。

    其實大家除了物種不同,沒什么不一樣的。

    明殊:“……”

    明殊最后想了個法子,讓妖魔幫人類干活,人類每天以血液為報酬。

    妖魔其實并不需要進食太多,一個妖魔,一個月喝一碗血就足夠了。

    妖魔:“……”

    干活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干活的。

    明殊幽幽的看他們一眼。

    “吾主英明。”

    妖魔們一溜煙的跑出大殿。

    “你剛才干什么要答應主人?”

    “不是你先喊的嗎?”

    “我聽見你喊了,我才喊的。”

    “我沒喊啊!”

    幾個妖魔互相不承認,紛紛否認不是他們先出聲。

    他們才不會承認,剛才是被明殊那眼神給嚇到了。

    -

    萬鏡明安兩百二十二年。

    這兩百年,大陸上很害怕她,因為她那詭異的能力,至少死一次,就會爆發出強大到幾乎無法抵抗的力量。

    所有人都希望她去死。

    可又沒人想她死。

    這天,明殊召集大臣在無極殿。

    龍椅上女生毫無形象的拿著果子再啃,大臣中有妖魔也有人類,他們現在是互幫互助……

    大概是吧。

    如果妖魔不用看食物的眼神看他們的話。

    這么些年,除了最初的幾年,她弄得大陸不得安寧,之后的時間,似乎沉迷于吃,并沒鬧出什么事來。

    加上妖魔如今奉她為主,導致整個大陸一片祥和。

    有時候一個月也不見得會叫他們來一次,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將所有人都叫來了。

    “知道今天叫你們來干什么來?”龍椅上的少女幾乎沒有變化,依然是當初那副模樣,只是她身上已經尋不見半分的戾氣,只有讓人想要親近的溫和。

    可大家都知道,他們的這位國主,壓根和溫和不沾邊。

    “不知……”有人弱弱的應一聲。

    明殊揮揮手:“都坐下吧,站著多累。”

    眾人:“……”

    他們各自面面相覷一會兒,席地而坐。

    畢竟這里沒椅子凳子給他們坐。

    “這次我叫你們來,是為了選舉下一任的國主。”

    “……”

    無極殿上一片死寂。

    她國主當得好好的,怎么就要選舉下一任國主了?難道不應該她自己誕下下一任儲君嗎?

    “主人,您還未成婚,這子嗣哪兒來啊?”某妖魔耿直得發問。

    “當然是從你們這些人里面選。”

    “主人什么意思啊?”

    “要選夫嗎?”

    “不會吧……主人看不上我的吧。”

    “好可怕,快跑。”

    妖魔以最快的速度,紛紛往后挪,將前方陣營交給人類。

    眾人:“……”

    什么意思啊?!

    好歹也算同僚,平時供你們吃,你們身體里可都是流的他們的血!你們就是這么回報的?

    無極殿上也只有開頭的幾年比較嚴肅,后來妖魔在殿上胡鬧,明殊沒有處置他們后,大家在無極殿其實都比較放松,吵吵架甚至動手,只要不拆無極殿都正常。

    明殊不在意他們的互動:“你們投票吧。”

    票數最多……下任國主?

    這是真的要在無極殿上直接選下任國主啊?!

    這么隨便的嗎?

    “不用投妖魔,投人類就行。”明殊又補充一句。

    突然被剝奪選舉權的妖魔們:“……”歧視!這是歧視!

    某妖魔不服氣的舉手發問:“主人,我們有投票權嗎?”

    明殊眸子瞇了下,笑著應:“有。”

    妖魔們這才安分下來。

    大臣們面面相覷一會兒,不知道明殊這是說真的,還是鬧著玩兒。

    最后妖魔們已經投完票,大臣們才行動起來。

    “票數最高者——秋豐。”

    秋豐是個長得挺好看的男子,突然被點名,他還有些懵。

    眾人紛紛看向這位秋豐,如果上面那位玩兒真的,那秋豐就是下人國主。

    明殊將統計的票數看一遍。

    她取出國主的玉印,從龍椅上站起身,眾人微微屏息,玉印都拿出來了,這是玩兒真的?

    秋豐可不敢上前,甚至有點想往后退。

    平時是他表現得太好了嗎?

    明明自己沒什么存在感,怎么就被選上了?

    明殊往前走兩步,視線掃過大殿,落在秋豐身上。

    秋豐:“……”

    看我干什么呀!

    好害怕!

    明殊紅唇輕啟:“丹鈞。”

    秋豐雙腿一軟,差點給跪下去,但回過神來好像不對,不是叫的自己。

    丹鈞不是他啊!

    被點名的丹鈞站在角落,此時正一臉懵逼,票數最高的不是秋豐嗎?叫他干什么?

    明殊朝著他揚了揚的玉印。

    丹鈞:“……”

    認真的嗎?

    “國主。”丹鈞噗通一下跪下去:“國主,微臣不敢。”

    “過來。”

    丹鈞:“……”不過去行不行。

    當然不行,丹鈞磨磨蹭蹭的過去,跪在臺階下。

    明殊一步一步的走下來,將玉印遞過去。

    丹鈞咽了咽口水,顫抖的伸出雙手,他腦中已經設想出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但最后他手心里確確實實的被放入一枚玉印。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國主。”

    明殊在大臣們驚疑的視線下,帶著妖魔離開。

    大殿瞬間空曠下來,沉默不斷蔓延,沒人打破沉默。

    -

    驪陽國的國主交替得詭異,但就在明殊將國主玉印交出去后不久,萬鏡界就發生了動蕩。

    人類和妖魔同時死去不少,沒人知道為什么。

    只知道在某一日,某個方向發生了激烈的打斗,之后妖魔消失,再也沒有異常發生。

    丹鈞再次見到明殊,是在天啟塔中。

    她被手臂粗的金鏈,鎖在一根柱子上。

    而她看上去很悠閑,似乎對自己的處境,早有預料。

    丹鈞腦中有些出現一些奇怪的事,和他現在所在的這座塔有關,也和他面前這個人有關。

    天啟塔。

    當萬鏡界出現無法扭轉的局面,天啟塔就會開始清理,而此時他的國主,明顯就是被清理的那個。

    “國主。”丹鈞低著頭:“您將國主傳給我,是早就知道……”

    “我進來了,你們該高興。”明殊打斷她:“從今以后,再也沒有妖魔,也再也沒有我這個魔頭。”

    “國主……”丹鈞聲音顫抖。

    他們是害怕她,可這么多年,妖魔在她的壓制下,其實也沒有那么面目可憎。

    “命罷了。”明殊扯了扯手上的金鏈,笑得有些諷刺。

    它說得對,天道不允許它存在,因為它最后會脫離掌控。

    所以在它告訴自己,天道可能要動手的時候,她將國主交了出去,本以為自己能放手一搏。

    沒想到……

    嘖。

    弄不死她,就將她弄到這里來。

    “國主……”

    明殊揮揮手:“走吧。”

    丹鈞沉默幾秒,連磕了好幾個頭:“國主,保重。”

    明殊笑起來:“放心,我一定會出來的。”

    丹鈞身體一僵。

    明殊意味不明的笑了下,隨后閉上眼,沖他揮手,示意他趕緊走。

    丹鈞的身影漸漸消失。

    明殊好一會兒才睜開眼,她看著丹鈞跪過的地方,許久再次閉上眼。

    萬鏡之主……

    這個時候明殊才知道,自己原來是有克星的。

    之前那一戰,明殊見識到天道的力量,那是她此刻無法超越的力量。

    也是到現在,她才明白國師當初為什么要那么針對自己。

    在那個時候,每一任國師都是由萬鏡之主親自挑選的人擔任,而萬鏡之主的任務,就是守護大陸的安全。

    聽起來和她身為長公主的職責似乎一樣。

    可不一樣的是……

    對于萬鏡之主來說,他們只會下達命令,清除危險,不會管人情世故。

    他們要的,只是在最小的損失下,達成目的。

    萬物之靈會脫離天道控制,萬鏡之主接受天道指令,將其扼殺。

    所以……

    空寂的空間里,是女孩的低笑聲。

    什么公平正義。

    都是假的!

    他們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卻要標榜為了大陸,為了所有人。

    可笑至極。

    什么天道,什么萬鏡之主……總有一天,她會離開這里。

    -

    萬鏡長寧三百七十三年。

    德王謀逆,帶人進入天啟塔,在天啟塔待了很久很久的明殊,同時對天啟塔發難。

    她這么多年,將天啟塔摸透,并摸索出如何壓制萬鏡之主,將能克制她的克星弄得再也不會出現。

    但天啟塔依然是個難搞的對象。

    隨后她和天啟塔達成條約,放她離開天啟塔,但是她需要平定天啟塔外的混亂,之后便放她離開,但離開之后,不許隨意殺人。

    明殊答應天啟塔的條件。

    在天啟塔外,殺萬人平亂。

    天啟塔氣急,可卻拿她沒辦法。

    大陸三分天下,無數人死去,歷史出現斷層,除了一直擁有特殊傳承的丹氏一族,幾乎無人認識她。

    明殊在戰亂中,回到沉冥淵,在上面建了萬鏡山,割據一方。

    有人無意間進入萬鏡山,發現萬鏡山中異象,寶貝遍布,謠言流出。

    其后萬鏡山與天啟塔齊名。

    而明殊之名,再無人記得。

    *

    全文完。

    感謝大家又陪我走完一本書,希望下本書還有你們相伴。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