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穿劇后她成了反派夫人 > 第60章 挑釁與侮辱
    柳青陽看著大廳里的數位名媛,眼睛早就不夠用了,拿了香檳前去搭訕了。

    柳靜媚則東張西望,自言自語道,“戰先生在哪兒呢?”

    驀地,她瞧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男人穿著一身銀灰色前朝復古貴族長褂,高大威武,鷹眸凜冽,五官鋒利,濃眉緊皺,卻也俊朗如斯。

    跟她派人去調查時,拿到的照片上,一模一樣,柳靜媚心思有些癢,若跟這樣的男人有一段風流情事,也死而無憾了。

    柳靜媚轉頭看了眼大門口,奇怪,蘇青梧她們怎么還沒回來?

    再一轉頭,戰敬勛似乎要往外走,不會是要離開吧?

    這可不行,柳靜媚慌了,搖擺著柳腰,快步朝男人走過去。

    柳靜媚面帶自信的微笑,她對今天的自己很滿意,上午去燙了大卷的頭發,畫著精致而濃艷的妝容,修身的寶藍色細云錦旗袍將她完美的曲線勾勒得淋漓盡致。

    年長一些的男人,定然會對她動心,她心中期盼著,這或許是她的契機,只要抓住了,不僅可以讓蘇青梧死無葬身之地,還能給自己求個好前程。

    她一步步,越靠越近,

    戰敬勛身邊,換了一撥又一波奉承的人。

    他眉目間冷傲,巴結的人太多,厭煩于應付。

    柳靜媚走過來,便聽一位年長先生道,“誒?戰先生,您幾十年不離身的玉佩今日怎么沒戴?”

    戰敬勛有一段往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發妻十年前被一個混進他府上的東洋女人殺了,從此戰先生再也未娶,而那玉佩就是亡妻所贈,不管任何場合他都佩戴,今日怎么不見了?

    “家中闖入盜賊,不幸被竊,正派人找呢!”戰敬勛一提這事兒,眉目染著恨怒。

    “啊?如今的盜賊也太猖狂了,竟敢擅闖戰府偷盜?不知天高地厚!”一位太太冷斥一聲。

    戰敬勛沉默,越發煩躁。

    柳靜媚抓住時機,要沖過去,說出心中早已練習了百遍的話。

    可沒走幾步。

    幾個穿著青灰色制服,肩膀上背著錚亮馬刺刀的護衛急匆匆來到戰敬勛面前。

    “戰-”

    柳靜媚諂媚妖嬈微笑,剛要說話,只見戰敬勛眉峰一凜,臉色驟變,“什么?”

    戰敬勛聲音極大,周圍人紛紛看過來。

    下一秒,他匆匆跟著護衛往出走。

    所有人立刻跟出去看熱鬧。

    柳靜媚被人群擁擠到了別墅外。

    古堡門前院落草坪上,直直站著一個少女,一動不動。

    這本來沒什么,可這少女的打扮令人咂舌-

    她身穿淡藍色錦緞蘇繡老式長褂,兩個衣袖繡著許許多多金黃色的八重菊,這是東洋人的標志性徽章,戰家祖輩同東洋人水火不容,這標志繡在前朝衣裳上這是大逆不道。

    且這身衣裳,跟當年報紙上刊登的殺害戰敬勛夫人的兇手穿的一模一樣。

    而她身上還佩戴著一個玉佩,那玉佩樣式獨一無二,是戰敬勛的。

    穿戰敬勛仇人的衣裳,佩戴亡妻的玉佩,這無疑是對戰敬勛的挑釁和侮辱。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