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又甜又暖小農婦 > 第094章 責重而事多
    唐夫人抓著她的手不肯松開,其他人聽見此話也不斷的點頭。

    今早織娘就將新布的樣子給唐夫人看過了,剛才又有織娘將織布機和紡車的事情報告給了她,她也是知書達理有遠見得,怎會不懂這其中的價值。

    “夫人言重了,沒有多大的事,只要問題解決了,比什么都強,我就不逗留了,真的是太忙了。”

    佟小舞是真心不想留下,因為她知道,如果今天中午留下來,以后麻煩的事就多了,她該做的都做了,自然要功成名退。

    不等齊大人挽留,馮宇辰也走上前來,對著齊大人抱了抱拳:“大人通融,我家里真的有事。”

    齊恒遠最終嘆了口氣:“好,那本官讓人送送兩位,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盡管開口,只要本官能做到的,本官必定竭盡所能。”

    “謝謝大人……”兩人跟眾人告辭,離開了租住的院子。

    功成名退,才是明智之舉。

    兩人乘了兩匹馬向南出發。

    “娘子想家了?”馮宇辰本想讓她跟自己同坐一批馬的,可是她偏不肯,一早上就去了馬市,新賣了一匹,說什么這樣速度會快一點,能在傍晚就回到村子。

    佟小舞笑了起來,手中韁繩一甩“駕!”

    棗紅色的大馬奔跑起了,馮宇辰見狀,夾了馬腹部一下,衣裳翩然,追奔了出去。

    一路上,不管佟小舞怎么努力駕馭馬匹,她的馬都趕不上馮宇辰的馬快。

    “怎么回事?一樣的價格,一樣的品種,怎么我的就追不上你的?”雖有不滿,但是她卻很高興,這種快馬乘風的感覺真是爽快到了極點。

    馮宇辰也想讓讓她,可惜這馬兒性子剛烈,無論如何它都不想輸,比了幾場之后,還是佟小舞的馬匹腳程慢。

    中間,兩人休息了一會,感受感受山風,欣賞欣賞秋景,晚上太陽下山的時候,兩人終于回到了山水村。

    “到家了!”

    這里是她的根基,是她的家,她必須穩扎穩打,發展好這里,才能安心的進行下一步。

    這一次,五天的時間,一共得了八百多兩,其中五個縣城的訂金有二百多,剩下的才是這次在融水縣的收入,六百多兩銀子,去掉成本人工二百兩,凈剩四百多兩,因為訂單的原因,這些錢大部分又買了原材料。

    現在手里去掉定金,也就一百多兩銀子,雖然不多,但是仔細想想,這里外里也才八天呀!已經不錯了。

    以后這生意將是輪回運轉,再加上五個縣城的訂單,也就是五天一次交貨期,每次四百兩的話,乘以五個縣城,那就是兩千兩,一個月三十天,就是一萬多兩。

    這么多錢,想想就激動。

    兩人還沒進家門,兩人就見自己家半山腰的宅院燈火通明,甚是熱鬧。

    兩人快馬加鞭,來到家門口,安洛等人迎了出來。

    “怎么回事?佟小舞,我給你的馬你怎么給他騎了?”白澤偉就站在門口,見兩人出現,忍不住開口說道,眼神剜著馮宇辰。

    他聽聞兩人今晚會回來,便一早就過來了,這時候剛出院子,就見了馮宇辰牽著他的馬,而佟小舞卻騎了另外一匹。

    “什么你給的?我花了八兩銀子買的好不好?”佟小舞將馬匹韁繩也

    遞了給了安洛:“看見這個了嗎?比你那匹還便宜……”

    “佟小舞……”白澤偉聽見此話叫了起來,見馮宇辰陰著臉,趕緊上前小聲提醒:“你知不知道我的紅纓是無價之寶,是我花了重金在北域托人買回來的,你竟然給了他?”

    佟小舞納悶的看著身邊的棗紅馬“它還有名字?”

    “紅纓,走……”馮宇辰如同沒聽到兩人的對話一般,自己率先進了院子,那馬兒雖然沒人牽著韁繩,聽見此話,竟然乖乖的跟了上去。

    佟小舞驚訝,她突然想起那天在縣衙門門口,馮宇辰一個口哨,這紅纓就自己從街角跑了過來,很是聽話“原來它……這么牛!”

    怪不得之前自己的馬怎么努力都沒追上它,原來它是良種。

    “不行不行,馮宇辰,宇辰,相公,紅纓是我的,我的……”佟小舞甩下自己的土馬,便追了上去。

    白澤偉終于被安慰到了:“這才對嘛,我給你的就是你的,可不能給了別人。”

    進了院子,佟小舞一下子愣住了,這是怎么回事?院子里幾十人坐著聊天的聊天,吃東西的吃東西,見他們兩口子出現,全都站了起來。

    福林嫂見她回來趕緊上前:“這些人都是請你辦事的,那邊馮大清和馮家的人是來找麻煩的,那邊那個,來這等你兩天了,還有那些是找工作的,還有白少爺……沒說來干嘛,就是不走……”

    “嫂子,有飯嗎?我餓了?”佟小舞現在最想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

    “大妮都給你們做好了,在灶上熱著呢!我去給你端出來!”

    “佟小舞,大妮掙得錢……”馮大清見人出現,上來就要理論,只是人還沒到跟前,就被其他人擠到了一邊。

    “佟掌柜,佟掌柜,你家作坊還缺人嗎?”

    “我家孩子也想來上學,行嗎?”

    “佟掌柜,我也收了一些木棉,你收嗎?本來應該先問您的,但是最近您沒在家……”

    “佟掌柜,佟掌柜……”

    佟小舞被圍的水泄不通,吵得頭疼,她抬了抬手指“安靜,大家都給我安靜,這都這么晚了,你們還等在這也不容易,都慢慢說!”

    其實她更想吃飯!

    大家聽見此話,爭先恐后,生怕落下自己“佟掌柜,我家收的木棉……”

    “佟掌柜,我家……”

    “大家都閉嘴,我是馮家的人,最應該先解決我的事……”馮大清上前兩步,想要說點什么,卻又被人擠到了一邊。

    “就你那點破事還敢張口,要不要臉?”有人開口罵了起來。

    “我的事怎么了?我的事也是大事!我告訴你,我可是馮宇辰的大哥,佟小舞的大伯子,你們誰敢攔我?”馮大清一臉的牛樣,好像自己身份無比尊貴似的。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