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重返洛杉磯 > 第213章 機場接人
    一位司機不夠用,總不能常年到頭都讓吳海跟著,聯系了家洛杉磯當地的專業安保公司幫忙,身邊又多出兩位白人保鏢,也能幫忙開車。

    有段時間沒回唐人街。

    從醫院坐車趕過去,現街道上干凈不少,往日里游手好閑的混混似乎也沒見到。

    水果攤旁圍滿了人,烤鴨店前排起長隊,在暴風電器商店門口,同樣有送貨員忙著將冰箱往三輪車上搬。

    大爺大媽們三五成群,不是下棋就是打麻將,還是那么熱鬧。

    韓一槍受點皮肉傷,沒有大礙,所以在路過某家面館時候,他還先下車吃了碗韭菜肉絲面,在唐人街創業時候經常來吃。

    面館老板知道韓初冬混大了,變成整個唐人街地區最有錢的商人,就連肉絲和雞蛋皮都多放一些,在碗里堆成小山。

    端著碗過來,陪笑著對韓初冬說:“碗筷都用熱水燙過了,辣椒要是不夠我再幫你加,這么大個老板竟然還來我店里吃飯,蓬蓽生輝啊。”

    “我這么大個老板,不也是一樣要吃東西,惦記你家的面可有幾天啦,到時候我找個中餐廚子,跟老板你學學手藝,早上在家做給我吃,該給的學費肯定給你,行吧?”

    “當然可以!我這面條沒多少講究,就是賣了三十年,做多了也就熟悉了,口味一直沒變。”面館老板不介意得到一筆意外之財,更加看重往后對其他食客們吹噓,借此來打響招牌。

    規模小沒錯,可論起做生意的頭腦,好歹還稍微有點。

    身價幾千萬、上億美金的大人物,也喜歡吃自家的面,可不就是很好的廣告么。

    吃面期間,韓初冬跟面館老板閑扯幾句,火干完一碗面,這才心滿意足地擦擦嘴,結賬去接老倆口到醫院探望韓一槍,只說扭傷了腳,等回到病房才說起實情。

    老爺子見自家兒子真沒事,沒好氣地說道:“多大年紀的人了,還當自己二十幾歲呢?手腳都沒年輕人靈活,下次有事就讓別人先上。”

    “知道知道,別瞎操心,我這警監整天怕死,還能指望手底下的人跟著拼命?”

    “跟那幫人拼命不值當,要我說寧愿跑了人,也不能拿自己不當回事,以前哪見你這么傻過,不都動動嘴,喊句一槍崩了誰。”韓老頭年紀大了,如今就圖個子孫平安,在他看來這比什么都重要。

    平日里還經常斗嘴,今天韓一槍果斷選擇避讓,很快就在藥物影響下昏昏沉沉地睡著。

    韓初冬問了老倆口要不要先回家,見他們打算留在醫院幫幫忙,于是自己先算著時間離開,坐車趕往機場。

    海倫娜·褒曼的課程全部結束,大學也有著落,接到韓初冬邀請后,先來加州準備到斯坦福大學看看。

    至于韓初冬。

    手上還有點錢,想繼續買點英特爾的股票,在那之前想先到公司看望一圈,好歹成了二股東,但連公司在哪都不清楚,肯定有點說不過去。

    另外跟雅達利公司合資成立的極光游戲,經過三個多月時間的展,據說稍微取得了些進展。

    當時投資的錢快花完了,打算先看看成果再繼續投資,所以準備抽時間陪海倫娜·褒曼小姐去一趟硅谷地區。

    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張膽,主要是望月希子到佛羅倫薩跟gucci公司對接去了,接受新工作后年薪上漲至兩萬美金,儼然已經是韓初冬特殊照顧的結果。

    ……

    今年以來太忙,充實的同時難免會覺得被金錢“綁架”,各家子公司逐漸走上正軌,又有一大幫職業經理人們協助,稍微可以偷點懶了。

    術業有專攻,單論公司管理這一塊,手下那幫人比他更有經驗。

    展度太過于迅猛,近期只是在穩固的基礎上嘗試拔高,公司業績逐漸攀升、整體負債率并不高,問題出在管理層面。

    新加入的員工們往往還沒熟悉業務,就又伴隨著新人的到來,成了“老員工”,基礎不夠牢靠,尤其是暴風電器那邊,新店6續出現些小問題,最近一位店員竟然還跟顧客對罵,差點動上手。

    韓初冬看出了些問題,準備近兩個月稍微消停些,別急著一口吃成胖子,借用最近這段時間來消化一下,并且將梅森聯合集團總部的監督管理部門搞起來,配合自己管理好多項業務。

    至于出售芒果玩具公司的事,最近進展不大,無論美泰還是費雪,出價都比他的預期低了一大截。

    這讓韓初冬動起了其他心思,例如整合資源上市,讓芒果玩具吞掉其他玩具公司,長期來看利潤也比較可觀,相當于將玩具業務整合打包,未來在證券交易市場上應該容易賣出個好價錢,反正短期內公司不是太缺錢。

    隨著舉辦合作權拍賣會的日子臨近,接下來也要向歐萊雅等公司出售面膜紙,資金比較有保障,彩虹美妝方面單靠前男友面膜,每天就能貢獻差不多兩百萬美金的毛利潤,這么好做的生意到哪找去。

    到達機場,站在接機口處無所事事地等待著。

    半個多小時后,才見到背著個雙肩包的海倫娜·褒曼,從人群中走出來。

    上車后直接出,沿原路返回市區,韓初冬詢問說:“這趟出門,你用什么理由勸服你父母?”

    “就說要去參觀學校,我又不是十六歲,這種事他們不會管我,而且我已經在家很久,今年都沒旅游過。”

    海倫娜的色又變回金黃,上身穿著黑色短袖,下面則是條牛仔褲,涂著口紅,似乎稍微打扮了。

    通電話時候還好,又在洛杉磯跟韓初冬見面,總有種放不開的約束感,好在很早就認識,不怕被韓初冬賣掉,因此獨自出門來到洛杉磯,心情比較不錯。

    韓初冬的心情當然也好,事先費了番口舌才將褒曼小姐約出來,詢問說:“上次你遇到的那事……已經解決了對吧?能在電視上露面,沒問題?”

    “嗯,對方已經知道我父母去了那里工作,既然一直沒什么事,應該已經放棄報復他們。”

    “那就行……”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