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397 換帥
    在西南非洲的援軍抵達坦葛尼喀之前,德國在坦葛尼喀境內組建了兩個師的仆從軍,一個師駐扎在北海沿岸的烏松布拉,另一個駐扎在坦葛尼喀沿海重鎮平安港。

    平安港就是未來的達累斯薩拉姆,1862年建城,1891年開始成為德國在坦葛尼喀的統治中心,現在洛伊特魏因總督的官邸就在平安港。

    按照此時的德軍編制,師一級部隊采用兩旅四團制,一個師的總兵力應該在一萬七千人左右,加上保障部隊總兵力可以達到四萬人左右。

    殖民地仆從軍的規模和本土正規軍肯定不一樣,德國在坦葛尼喀的仆從軍,一個師的規模也就五千人左右,畢竟殖民地仆從軍要面對的是殖民地土著,不是老牌殖民國家的正規軍,所以根本沒必要采用正規編制。

    話說德國現在為了軍備競賽幾乎孤注一擲,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海軍的建設上,根本沒有余力兼顧6軍,更不用說殖民地仆從軍,嚴格說起來,坦葛尼喀的殖民地仆從軍壓根就是民團,不管是從裝備上還是從訓練上,跟真正的本土精銳是兩碼事。

    當然了,坦葛尼喀的民團,和尼亞薩蘭的民團也是兩碼事,尼亞薩蘭的民團每年還要求接受一個月的正規訓練,平時各地民團也會定時檢查民團成員的訓練情況。

    坦葛尼喀的民團就算了,坦葛尼喀現在還要本土補貼,才能維持坦葛尼喀的殖民統治,真要定期訓練,估計連子彈都消耗不起,所以都是錢鬧的。

    以坦葛尼喀仆從軍的配置,用來對付殖民地土著確實還能維持,畢竟殖民地土著沒有先進武器,到現在還是長矛梭鏢那種原始裝備,一挺馬克沁就足夠對殖民地土著形成壓倒性優勢。

    但是面對有尼亞薩蘭支持的榮耀堡叛軍,坦葛尼喀的殖民地部隊就不夠用。

    說到這里,不得不再次感嘆,英國這個日不落帝國確實是實力雄厚,李·恩菲爾德剛剛出現不久,英國就有能力全面換裝,所有一線部隊都已經裝備李·恩菲爾德,就連南部非洲的殖民地部隊,因為布爾戰爭,也得以裝備李·恩菲爾德,使用的是全世界最先進的武器。

    德國的實力跟英國相比就差很多,彈倉式步槍大行其道的當下,德國本土正規軍使用的還是老式的單式毛瑟步槍,殖民地仆從軍就更不用說了,尼亞薩蘭為了支援榮耀堡叛軍,也不知道從哪個倉庫的角落里找出一些馬蒂尼·亨利,這種在英軍部隊中已經徹底淘汰的步槍,放在坦葛尼喀居然還能算得上是先進武器。

    至于馬克沁,整個坦葛尼喀,兩個師的部隊總共也就裝備了六挺,射炮根本沒有,手榴彈數量極少,連子彈供應都不夠充分,所以現在坦葛尼喀仆從軍從裝備上說,居然遠遠落后于榮耀堡叛軍。

    所以真的可以理解,為什么德國政府會對尼亞薩蘭出戰爭威脅。

    當然了,這個戰爭威脅也就僅僅是威脅而已,德國目前不大可能為了坦葛尼喀真的向尼亞薩蘭宣戰,就算德國從本土派兵前往坦葛尼喀平叛,派出的部隊也僅僅只有一個旅六千人而已,或許在德國政府看來,這已經足夠平息坦葛尼喀境內的叛亂,但是這支部隊尚未抵達坦葛尼喀,坦葛尼喀境內的叛軍人數就已經過萬人,這種情況終于讓馮特羅塔感到棘手。

    十二月初,鷹堡來了兩位特殊的客人,內維爾·張伯倫和他的哥哥奧斯丁·張伯倫。

    前年的英國大選,約瑟夫·張伯倫代表的保守黨失利,奧斯汀·張伯倫遂和大多數自由統一黨成員一起加入了保守黨,意圖四年后卷土重來。

    奧斯汀·張伯倫絕對沒想到的是,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后,英國組建聯合政府之前,保守黨都沒有贏得勝利,于是奧斯汀·張伯倫就和大多數保守黨成員被排除在英國政府之外。

    現在的奧斯汀·張伯倫還沒有意識到即將面臨的殘酷局面,這一次來找羅克,奧斯汀·張伯倫是代表坦葛尼喀總督洛伊特魏因,希望羅克能停止對坦葛尼喀境內叛軍的援助,以便于坦葛尼喀盡快平息境內的叛亂。

    羅克萬萬沒想到,堂堂帝國重臣,在英國政壇威名赫赫的張伯倫家族成員,居然會為德國人來游說尼亞薩蘭。

    不過聯想到未來內維爾·張伯倫的綏靖政策,羅克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別誤會,奧斯汀·張伯倫絕對不是英國政府的內奸,但是奧斯汀·張伯倫在考慮問題時也絕對沒有徹底站在英國立場上。

    說白了,都是為了利益。

    “軍備競賽愈演愈烈,已經嚴重影響到公民的生活,我們不能任由自由黨政府將大英帝國拖入戰爭深淵,必須停止這種不理智的行為,讓國家回到正常的軌道上,否則我們就會成為國家的罪人——”奧斯汀·張伯倫慷慨陳詞,不過他的出點好像站不住腳。

    “部長閣下,坦葛尼喀境內叛亂,會對德國的軍備競賽產生嚴重影響,一旦德國支撐不住,主動停止軍備競賽,這對于我們來說不是更好嗎?”羅克順著奧斯汀·張伯倫的意思說,其實也是殊途同歸。

    “尼亞薩蘭勛爵,你好像沒有意識到,德國就算是支撐不住,也不會主動停止軍備競賽,而是會孤擲一注動戰爭,那對于文明世界來說將會是前所未有的災難——”奧斯汀·張伯倫還是很清醒的,對于軍備競賽造成的惡果認識的很充分。

    “想想看,如果坦葛尼喀境內的叛軍叛亂成功,德國人被迫撤出坦葛尼喀,那么對尼亞薩蘭,對南部非洲,對我們大英帝國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會產生什么樣的災難性影響,到時候恐怕所有殖民地都會群起效仿,我們親手確立,并且維持的數百年的文明世界體系就會徹底崩潰,這是我們絕對無法接受的。”奧斯汀·張伯倫也是擔心坦葛尼喀叛亂所造成的影響。

    和溫斯頓、內維爾不一樣,奧斯汀·張伯倫不贊成殖民地自治,竭力推行約瑟夫·張伯倫主張的關稅政策,力圖加強控制英帝國各自治領的經濟,宣揚保護關稅政策,實行帝國特惠制。

    這和尼亞薩蘭的利益背道而馳,羅克不想脫離英聯邦,但是也不愿意倫敦對于南部非洲事務處處指手畫腳,至于帝國特惠制,羅克倒是贊成的,那更有利于尼亞薩蘭搶占英聯邦市場。

    “部長閣下,坦葛尼喀的叛亂,不會影響到尼亞薩蘭,你應該已經看到了,雖然坦葛尼喀限于混亂中,但是尼亞薩蘭依然穩定,并沒有受到坦葛尼喀的影響。”羅克認為問題遠遠沒有奧斯汀·張伯倫形容的那么嚴重,尼亞薩蘭境內就算是爆叛亂,只要沒有外來力量的支持,那么尼亞薩蘭政府也完全有能力在短時間內穩定局面。

    “好了先生們,我們來說些實際的吧,洛克,坦葛尼喀要怎么做,你才會停止對坦葛尼喀境內叛軍的支持?”內維爾·張伯倫和羅克更熟悉,直接問羅克有什么要求。

    這樣才對嘛,羅克為了坦葛尼喀境內的叛軍已經花費了數萬英鎊,沒有點好處就讓羅克收手絕對不可能。

    “內維爾,你是否能代表坦葛尼喀政府?”羅克將軍。

    “當然不,我誰都不代表,我只是想聽聽你對坦葛尼喀的看法,僅此而已。”內維爾·張伯倫不上當,他們哥倆的目的要是傳出去,張伯倫家族的政治聲望就全完了。

    “那么這就很簡單了,我要求坦葛尼喀讓出整個北海,承認尼亞薩蘭在北海的利益,同時坦葛尼喀境內距離和尼亞薩蘭邊境十公里范圍內要成為非軍事區,坦葛尼喀政府不能在這個區域內駐扎部隊,同時坦葛尼喀政府應該保證境內泰泰拉人的權利,必須停止對泰泰拉人的屠殺,并且反思之前的殘暴行為,對遇難的泰泰拉人進行賠償。”羅克也是獅子大開口,就是要開出讓德國人絕對無法接受的條件,然后羅克才有理由繼續支援坦葛尼喀境內的叛軍。

    內維爾·張伯倫明顯沒想到,羅克的要求居然是如此的過分,和奧斯汀·張伯倫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內維爾·張伯倫斟酌開口:“洛克,現實一點,你的這些條件,德國人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我本來就沒想德國人答應,自從馮特羅塔來到坦葛尼喀后,坦葛尼喀軍方表現的越來越過分,本來畢洛夫勛爵訪問尼亞薩蘭,有效改善了尼亞薩蘭和坦葛尼喀之間的關系,但是馮特羅塔的到來毀掉了畢洛夫勛爵訪問尼亞薩蘭創造的良好局面,真正應該為這一切負責的是馮特羅塔。”羅克不客氣,剛才羅克沒有提及馮特羅塔的責任,是因為德國總參謀部已經免去了馮特羅塔的坦葛尼喀總司令職位,新任總司令就是大名鼎鼎的埃里希·馮·法金漢。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