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網游之白骨大圣 > 第四八零章 化牛
    “你這話讓里面的聽到了怕是要不高興了。”女魃道。

    “所以我不會當著他的面說,怎么都是結拜兄弟,他還是小幺,能怎么辦,這些大妖一個個的都是眼高于頂的,容不得別人說半分,上次喝酒就是云里霧里的饒半天,我看的都煩。”紅袖道。

    “我說姐姐,不是所有人都如同你們那么理智,也要理解我們普通人跟不上你們的思維,境界也不夠啊。”

    “你可拉倒吧,你還一般人。”

    “你這語氣,果然受到了影響。”

    外面紛紛擾擾,張帆也已經構裝了燭龍骸骨,燭龍人龍身而無足,正是構裝身軀的最好材料。

    接著張帆吸收了一滴祖巫精血,隨后海量的時間相關的神通法術涌現,三種祖巫骨骼都在瘋狂的強化中,金烏帝君開始直接推演燭龍真身,有祖巫精血,將會節省很多時間。

    張帆本體則是領悟獲得的神通,舍身法和喚我法。

    舍身法,可以施展百分之二百的實力,然需要燃燒生命和修為,死亡之前可以回到施展之前狀態,但會短暫的虛弱。

    這法術簡直逆天,關鍵時候保命。

    喚我法,可以根據消耗的法力甚至精血道行召喚未來的自己作戰,消耗越大,就能召喚更久遠未來的自己。

    兩個神通法術也需要慢慢修持和推演,張帆也不著急,反正有的是時間。

    最后,張帆取出了翠光兩儀燈,猛然吹出一口氣,糾纏的燈芯燃燒的陰陽二氣火焰驟然分開,噴出兩點火焰分別融入了骸骨的雙眼中。

    慘白色的火焰宛若被浸染了一般,變的明滅不定,隨著不斷的消耗金丹和蟠桃的精華,他的氣息也越的詭異飄渺。

    外界,白軒和孫悟空已經大戰了兩個時辰,從午后戰到了天黑,這一戰打的也是天昏地暗。

    為了爭奪鷹愁澗的地盤,道門和佛門也是爭斗的不亦樂乎,因為剛經歷了逆鱗大戰,妖族這次沒有參與,就是觀戰。

    這次明顯佛門志在必得,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經過這些天的角逐,佛門贏得了這次戰斗的勝利,鷹愁澗成為佛門地盤。

    雙方都有點傻眼,沒想到這小白龍如此厲害,壓制了孫悟空。

    當太陽落下,白軒賣了個破綻,故意被孫悟空踹了一腳,身形化作了一大白色的龍影進入了鷹愁澗中。

    “毛猴,今日戰的累了,算你厲害,明日再戰吧。”

    孫悟空一棒子打在水面上,也不糾纏,直接離開。

    水府中,白軒化作本體說道:“這猴子很厲害,雖然被我克制,但太硬了,我不動用白澤圖也贏不了。”

    就在這時候,張帆出現,此刻張帆雙眸宛若日月,本來并森森的火焰不見了,左眼宛若太陽泛著金光,右眼宛若月亮,銀光爍爍。

    望向雙眸宛若仰望日月,身體宛若掛了甲胄如同冰鉆構成,鼻子一呼一吸一冷一熱兩種詭異的氣流輪轉。

    “這是你本體形態,怎么和化作人形一個樣了。”紅袖驚喜,要知道張帆本體終究是骸骨,在妖族看來威猛,但對人來說終究不怎么難以接受,尤其是道侶,但此刻張帆就如同化作了人形,但確確實實的還是骸骨形態的妖。

    張帆笑道:“我雖然還不能穿梭時間長河,但那燭光回溯了我肉身,讓我此刻與常人無異,倒也是意外驚喜,就是這也太騷包了,我都不能控制。”

    “挺好的,多了點人氣,以前太冷了。”白軒笑道。

    “如何了?”

    “還行,我詐敗回來了。估計他也不想打了,那唐僧已經不耐煩了。沒想到如今被緊箍咒禁錮,他用心作戰,卻被那唐僧說成不肯用命,責備了不少,還以緊箍咒威脅,他已經不爽了。”女魃說道。

    張帆苦笑:“我這兄長口氣太大,必然夸下了海口,如今拿不下,那唐僧自然不明白這些,兩人矛盾已經很深了。”

    牛大春不耐煩的說道:“喵的,這真是我兒子,一點都不像我的種啊,樣子不像我認了,這性格也太不痛快,看的我都想揍人。”

    “哈哈哈,你以后苦日子長著呢,慢慢看吧,畢竟一個凡人,就是修了佛經,也不能做到真正的四大皆空。”

    第二日,天剛亮。

    唐僧吃著硬饅頭坐在樹下,見悟空躺在樹上吃水果,頓時說道:“悟空啊,到底何時能將白馬要回,這都耽誤幾日了,今日若是再耽誤,為師可真要念那緊箍咒了。”

    孫悟空不耐煩的說道:“師父,俺老孫真盡力了,這妖孽兇頑,我又下不得水,徒呼奈何。昨日戰斗師父也看到了,也聽到了,吃都吃了,上哪還給你要回來。不如繼續前進,到繁華之地化一匹。”

    “唉,那白馬是唐王送的千里駒,尋常馬匹如何能行的如此遠路。為師又手無縛雞之力,這可如何是好。”

    “圣僧勿擾,貧僧倒有一個辦法。”

    隨著祥云降臨,觀世音菩薩端坐蓮臺降臨。

    唐僧連忙拜見,禮畢后問道:“還請大士教我。”

    “這有何難,隨貧僧來。”

    眾人頓時跟上,各種直播都在關注,無數人觀看。

    來到了鷹愁澗,觀音甩了一下的楊柳枝,頓時一道佛光照耀水府。

    “小白龍,還不現身。”

    牛大春頓時化作了白色的匹練出現,一本正經的行禮道:“拜見觀音菩薩。”

    “當日我教你解脫災厄,等的就是圣僧,如今圣僧來了,你卻吃了他的腳力,還他的大徒弟爭斗不休,是何道理?”

    “觀音大士容稟,我不記得多少時日不曾進食,實在餓極,這才吃了一匹白馬,并不曾傷人,而且這毛猴也未曾說什么取經人,我實在不知。”

    “所謂不知不罪,不過如今圣僧沒了腳力,如何去得了西天。不如這樣,你化作腳力,送圣僧一路西行,待到功德圓滿,自有封賞,你可愿意?”

    “我愿意。”

    “那還不拜見你的師父。”

    牛大春頓時傻眼,但看到觀音菩薩盯著他,想到后果,咬咬牙,就要跪地。

    結果牛大春還沒跪下,唐僧一個踉蹌,心里突突的跳,連忙扶住:“免禮,免禮,我出家人不注重這些形式,只是這人如何能當的了坐騎。”

    觀音自信的笑道:“這有何難。”

    接著手一揮一道光芒籠罩牛大春,接著觀音的笑容僵直在了臉上。

    本以為化一匹馬,結果面前是什么,一頭黑黝黝的大黑牛。

    佛道妖三個陣營的人頓時看傻了,那些看直播的也都看傻了,這尼瑪什么情況,空氣頓時宛若凝固……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