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三九金蓮劍
    王崇把玩一口古銅短劍,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沒有在第九關多呆,提前趕回了第六關,找了一處遠離大千幻城的域外虛空。

    王崇已經研究了很久,這口古銅短劍。

    他并不知道,此物是黑袍人自域外天魔身上奪來,卻十成十可以肯定,這是一口魔道飛劍。

    因為……

    只有五識魔卷和森羅大印法,可以將之驅動,當然五識魔卷也就算了,此法雖然玄奇,卻非是斗法之用,以五識魔卷的心法驅劍,只怕一個回合,他就要被諸如玄鶴之類的對手斬了。

    考慮到五識魔卷,境界不過天罡,王崇甚至估計,就算遇上花飛葉之流,也能把自己斬了,都用不到莫銀鈴,尚紅云,燕金鈴,應揚,許旌陽,劉靈吉……這個級數。

    甚至都未必打的過境界相同的莫虎兒。

    沒錯,五識魔卷斗法之功,就是這么弱……

    王崇想了一下,他倒是真不以為,莫虎兒現在能道入天罡,這小熊寶寶,現在能奇經八脈,十二正經全開,就算不錯了,胎元境都沒指望。

    這么說來,王崇還是有信心,以更高兩層的境界碾壓莫虎兒,雖然這事兒真不值得夸耀。

    倒是森羅大印法,可以讓這口古銅短劍,揮出意料不到的威力。

    如今王崇,已經把一頭護教神魔,煉入了這口古銅短劍。

    這次他挑選的是一頭,以吞金嚼鐵為生的神魔——秘玄羅!

    如今神魔秘玄羅和古銅短劍已經煉為一體,這口古銅短劍,可以驅使無礙。

    這口魔道飛劍,已經是煉質三次,卻不曾煉形,故而品質尚可,質地鋒銳,卻不能長短如意,也不能化為長虹,最多只能把吞噬的精血,化為一道血色虹芒,包裹住劍身。

    雖然看起來,也頗相煉形飛劍的化虹,但本質卻有區別。

    這算是王崇手頭第四……不,算上紅玉雙劍,是第六口飛劍了。

    諸如什么靈劍簪,紅線劍,斬雷寶刀,土黃的不知名飛劍,以及剛剛轉贈安羽妙的飛錐劍……他從沒有覺得,那是“飛劍”。

    一口星斗離煙劍,足以吊打以上全部。

    “這口飛劍邪門的緊,若是用來對敵,被人用法術和法寶防住,也沒什么威力,可要是用來對付只懂得肉搏的妖怪,又或者——天魔!簡直就是無上利器,就算正經的仙家飛劍都比不上。”

    王崇都已經把古銅短劍煉了,自然也就知道,這口飛劍的邪門之處,它能夠吞噬血肉,離魂寄魄,還能“自爆”,把吞噬的精血,一口氣谷爆,宛如血焰神雷,威力至大。

    最妙處,是此劍材質特異,居然也能種下天邪金蓮的種子。

    王崇把玩到了現在,古銅短劍上,已經多了一朵又一朵的金蓮紋飾,一層層的金色蓮花紋飾,讓這口古銅短劍,已經變成了——金蓮短劍!

    王崇一揚手,這口短劍騰空而起,劃出一道道的金光,不管是誰,也難看出來,此物居然是魔道邪寶,只會覺得賣相十足,果然不愧“仙家寶貝”。

    不管是森羅大印法,還是天邪金蓮,還是這口,已經被王崇改名,叫做——金蓮劍!的短劍,都有一個特質,就是絕看不出來是魔道之物。

    王崇暗暗忖道:“我有八具妖身,其中七星云蜃和逍遙府的兩位掌旗使,是絕無任何人知道,東海三梟和孤鴻子,也只有邀月姐姐知道,也只有巨鯨妖身,天下無人不知。”

    “可若是換個思路,我以東海三梟,又或者孤鴻子身份,偽作峨眉南宗,甚至阿羅教的新銳,先以天罡的身份出道,再數年提升境界,又以末那識改換容易,就算邀月姐姐,如何能知道,我就是我?”

    “即便是黑袍人,知道我是——特使!知道我是——季觀鷹!還能知道,我是峨眉南宗弟子,阿羅教后起之秀不成?”

    “今后我行走江湖,不以季觀鷹的身份,又誰能知道我是誰?”

    “季觀鷹就老老實實,在吞海玄宗苦修,我用了其他身份出門去浪罷!”

    王崇之前,被峨眉,毒龍寺,逍遙府的人追殺,就算以妖身改頭換面也沒用,因為有推算之術,他的身份保不住。但現在卻不同,有演慶真君幫他遮掩,斷了因果,誰還能算出來,他的真實身份?

    王崇越想越是開心,到得最后,一抖手,收了這口金蓮劍,從容收了孤鴻子妖身,放出了已經快要成為他招牌的花毯,足踏花毯,飄然而去。

    在某一個隱秘所在,一個一身黑袍的家伙,正在怪笑,他自言自語道:“這位不垢大魔君的特使,還真有些本事,他是如何這么短時間,把山海經修煉至如此境界?難道……山海經和萬魔山,正魔兩道心法,還有什么聯系不成?”

    黑袍人沉吟良久,才嘆息一聲,又復自言自語了一句:“我欲正魔合一,煉成無上大法,但卻總不能成功,最多也不過任意運轉兩家心法。若是能給我拿到吞海玄宗的山海經,說不定就能參詳出來一些玄奧。”

    黑袍人可沒想到,魔門的五識魔卷上去,魔門十八子的傳承,屬于隱秘傳承,就算魔門中人,知道的也不多。他只是巧取豪奪,奪了一些魔門心法,如何能夠知道,這等魔門隱秘?

    黑袍人若是知道,魔門還有“智慧子”這種存在,早就去伏擊天心觀,用十八種酷刑,逼問天心老道,而不是像峨眉一眼,把天心觀滿門誅殺。

    黑袍人想了一會兒,神意遙跨萬里,一座無數魔物構成的巨山,正漂浮在虛空之中。

    他喃喃自語道:“再有二十年,我就能煉化萬魔山,然后……就去瞧一瞧提御阿尾吧!在他身上,我也許可以找到,煉就太乙不死之軀的契機。”

    黑袍人衣袖一拂,人也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似從未有出現過。

    王崇此刻,剛剛趕回了踏魔營,齊冰云宛如一頭驕傲的鳳凰,正在跟一個同樣驕傲的女子,御劍對峙。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