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總裁太狂野 蘇錦溪司厲霆 > 第0944章 死了也要她活過來
    顧錦在蘇家過得還不錯,顧柒也能放心了,偷偷讓甄管家又給蘇媽媽轉了兩千萬過去。<a .1kanshu.cc" target="_blank">.1kanshu.cc</a>

    “家主,我已經找到了一個地方,那里十分荒涼,周圍百里沒有沒有人煙,交通設施十分落后,人跡罕至,不會被先生的人找到。”

    “好,去看看吧。”

    顧柒帶著安南離開,還帶著當初穆南樞送給她的蛇。

    到了這里她就很喜歡,感覺像是世外桃源一樣,尤其是她發現了一個漂亮的地下溶洞,里面飛舞的螢蟲仿若成了流星。

    “媽咪,這里好漂亮啊,是不是童話世界?”

    顧柒選在了這個地方沉睡,清凈也沒有人打擾,這里空氣清新自然,活潑的她似乎也能慢慢沉浸下來了。

    “甄叔,我很喜歡這里,如果哪天我再也醒不過來,你就將我葬在這里吧。”

    “家主不許胡說,你怎么可能醒不過來?”

    “我能感覺到我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這么下去不知道下一次醒來會是多久。

    安南已經三歲,她的體質太弱,需要好好呵護和調理。

    我睡著以后不能陪在她身邊,這個孩子就拜托你了。”

    “家主放心,我一定會將安南小姐當成親孫女一樣疼愛。”

    顧柒笑了笑,“疼愛?這倒不用,太過嬌慣的孩子疼愛出來也只是一朵嬌花。

    我和她父親都不在她身邊,安南體質本就太弱,要是太嬌貴反而對她成長不利。

    這是我給她定好的計劃表,以后我不在你就按照表格執行。”

    甄管家看了看上面的內容,“家主,安南小姐才三歲,你就讓她經歷這些是不是不太好?”

    “她現在的身子骨還是偏弱,只有磨練才會重塑一個人,我這是為了她好,甄叔千萬不要不舍得。”

    “是。”

    “我從阿爾卑斯一路過來也有兩月,估計我也撐不了多久,昏迷就是這幾天的事了。”

    雖然她的昏睡還是沒有規律可循,不過能看出來昏睡時間遠遠大過了醒著的時間,她清醒的時日在縮短,算著這個時間也大概能推算出她快昏迷狀態。

    “家主放心。”

    顧柒比起當年沉穩了許多,坐在小木屋開始織毛衣,快入夏了,她想給穆南樞織一件毛衣。

    為什么要這么早?那是因為她昏迷時間長達一個季度,等到了冬天也就晚了,她只能早早的就開始織。

    每天出門采摘新鮮的露珠,還有山里一些有趣的小野花以及寫她的日記趣事。

    “甄叔,麻煩你讓人將這份禮物送到巴黎,記住,先從其它國家周轉,不要暴露我們在中國。”

    “我知道。”

    “那就好,我覺得有些困了,先休息一會兒。”

    顧柒躺在床上睡了過去,這一覺便是十分漫長。

    穆南樞收到她的禮物,那是用玻璃瓶裝著的露水,信上說她是特地從荷葉上收集的。

    以前在大宅子里也有一片荷花,顧柒好幾次都想去采集露水,卻被阿才告知大城市空氣質量不高,這水就算采集了也無法泡茶,要采還是山里最好。

    “顧小姐真是有心,還特地給先生你送來了露水,雖然不多,也是她的一番心意。”阿旺贊美道。

    穆南樞撫摸著玻璃瓶,信上說女兒最近和一只羊玩得很好,等再過些天她就剪了羊毛給他織毛衣。

    顧柒描繪得很鮮活,穆南樞很快就聯想到兩個孩子在和小羊玩耍的畫面。

    這些年她發的照片大多都是她自己和各種風景照,偶爾有女兒的照片也頂多是女兒的背影,或身體一個可愛的動作,她從來沒有給他看過女兒的正臉。

    “先生,顧小姐的蹤跡徹底斷了。”阿才艱難的回答。

    “徹底?”穆南樞眉頭緊鎖。

    “是,一點消息都沒有了,不過先生也不要太擔心,這應該只是暫時的,顧小姐只要出來活動,一定會被發現的。”

    顧柒的蹤跡是斷了,但是禮物卻沒有停止,有時候是海邊的海螺,有時候是楓葉,還有一次竟然送來了一只活潑的雪兔。

    信上的內容明顯減少了很多,這些都是顧柒提前寫好的,為的就是證明她一直存在。

    那件羊毛衫在巴黎下雪之前送了過來,一看就是顧柒的手藝。  她真的不是一個賢妻良母的類型,毛衣織得很難看,偏偏就是這樣蹩腳的手藝讓穆南樞很珍惜,這件羊毛衫他穿了一個冬天,顧柒仍舊沒有下落,她好像是在這個世

    界消失了一樣。

    穆南樞知道,那丫頭是鐵了心要躲起來不讓他找到了,也有可能是她病發,甚至她已經去世了也說不定。

    當然這只是腦中一閃而逝的念頭,他只能騙自己往好處去想,有一天他一定會和顧柒再見面的。

    “阿才,她走了多久了?”

    “回先生,已經四年了……”

    “原來已經四年了。”

    穆南樞看著外面火紅的薔薇,那個偷走了他心就離開的女人,他的耐心似乎也消失了。

    “啟動第二個計劃。”

    “先生是要離開這里嗎?”

    “留在這只是為了等她,她已不打算再回來,這里已經沒有了用處,我要完成我父親最后的遺愿。”

    穆南樞徹底做了最壞的打算,顧柒會病發身亡。

    好在現在的情況和當年不同,媽媽是生他的時候難產而死。

    而顧柒一早就吃了延緩衰老的藥物,再加上她身上的毒,顧柒早就不是普通人的體質。

    她就算死后也身體也不會很快就腐爛,就像是睡著了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她沒有心跳而已。

    “先生,你的意思是……”阿才想到那個可能性,整個人臉色大變。

    “死而復生!就算是她死了,我也要她活過來。”

    既然顧柒逃走不給他最后一絲希望,那么他就做好最壞的打算,顧柒死了,他要她活過來。

    之前穆子期就是因為這個而走上了絕路,阿才是真心不想看到這個畫面。

    “先生,能不能……”

    “去安排吧,這里不是研究的地方,我在冰島看中了一個地方。”

    這四年的時間,他的特別實驗室應該已經修好了。

    阿才還想要說什么,穆南樞的神情卻是一片疲憊,沒有給他說話的余地。

    “……是。”

    走出去,分明外面是鳥語花香,為什么阿才卻覺得如墜冰窖全身發寒。

    他的先生,似乎越來越像穆子期了,甚至穆南樞瘋狂起來只會比他更甚,隱忍四年,先生終究是忍不下去。

    穆南樞本就沒有牽掛,除了顧柒送他的東西都被他打包帶走,其它的他沒什么牽掛。

    穆塵急沖沖走出來,“先生,你要走了嗎?”

    “嗯。”穆南樞仍舊是那副淡然的樣子,穆塵已經比當初高了很多,雖然還小,現在已經能替他做些事情了。

    “先生,你能不能去見一見小七?”穆塵得到消息,穆南樞這次離開不是三五談,而是無期。

    小七天生體弱,又有心臟病,這些年一直有專人照顧,但穆南樞卻始終對她不聞不問,幾年時間,小七只見過他幾次。

    “時間到了。”穆南樞并沒有選擇去見自己的女兒。

    就當他涼薄也好,冷情也罷,他的心里從頭到尾只有顧柒。

    車門打開,穆南樞剛想要抬腿,一道脆脆的聲音響起,“爹地……”

    他回頭,看到一個白裙子的小孩子從階梯上狂跑下來。

    “七兒,慢點!”

    穆七卻是不管那么多,她聽到穆塵和阿才的談話,知道穆南樞要離開了。

    她無法阻攔她的父親離開,她只想要在他離開前抱抱他。

    穆七一頭扎來,穆南樞終究還是抱起了她。  “跑什么。”
分分彩是如何害人的